????刚戳完,季禾苋就后悔了,她若睁开眼就看到他,怕是会吓坏。shubao22.la

????他赶紧收回手,有些僵硬的把抽纸盒放回原位,目光一直紧锁里面的花精灵,准备她一醒,他就撤开。

????幸好花精灵只是翻了个身,没醒。

????季禾苋不觉莞尔,复看向手中的葡萄,无论小家伙用什么方法把葡萄送过来,能让她不顾警惕睡在抽纸盒里,肯定是累坏了。

????这样下去不行,她害怕他,所以不敢出现,他顾虑着她的害怕,连对她好都要小心翼翼遮掩,除了让她在画中更为方便的生活外,其他方面并没有改善。

????医疗用具、衣服等物品,他还暂时找不到合理的借口画在画上。

????他需要想个办法,使她心甘情愿的主动出来见他,这样才可以光明正大的、让她生活的更好。

????季禾苋有些苦恼的皱眉,应该怎么做才能让她心苦情愿暴露自己呢。

????叶问问是在一阵香味中醒过来的,她做梦了。

????梦里的她和一群看不到面孔的人在一座矿山不停挖矿,有人拿着马鞭在旁边使劲挥,鞭子划破空气时发出的嗖嗖声刺的人耳膜发疼:“都给老子使劲挖,谁敢偷懒,这鞭子可是不长眼的。”

????叶问问努力挥着手中的锄头,生怕自己被鞭子抽,肯定疼的很,她不停的挖,累的满头大汗,心想什么时候才能挖到头。

????她好饿啊,好想吃东西啊,又累又饿的她忽然闻到一股浓郁香味,就这样被香醒了。

????叶问问:“……”

????做梦都能梦到不停挖矿,也是没谁了。

????等等!

????她居然在抽纸盒里睡着了,菜香味昭示着大佬在做菜,那她睡了多久?

????叶问问悄悄爬出抽纸盒,发现葡萄还在茶几上,看来大佬没发现茶几上的葡萄,也就是说,他没往这儿走。

????试了试翅膀,叶问问懵了,居然还是飞不起来,她明明感觉已经恢复了大部分的体力。

????电光石火间,她反应过来,花粉的效果已经没了――她每次离开画,都会下意识的往翅膀洒花粉,就害怕出现花粉不够的问题。

????但搬这颗葡萄过来,耗费花粉的速度比之前快几十倍,睡着之前感觉翅膀无力的原因,一是使用过度,二是花粉消耗完毕。

????怎么办怎么办。

????叶问问急的团团转,空气中浓郁的香味勾的她肚子咕咕叫,她还想着飞过去偷偷看季禾苋做的什么呢,这下好了。

????唉,叶问问认命的叹了口气,看了眼圆滚滚的葡萄,忍不住走过去,握紧拳头对着葡萄轻捶了下:没事长那么沉做什么。

????她拖着网兜,走到茶几边,往下一看,翅膀能用的时候,不觉高,现在翅膀不能用,打眼望下去,和悬崖没区别。

????她又去看她爬上来的条棱,往上爬时虽然拖了个葡萄,但因为翅膀能用,有底气,心里一点儿都不慌,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赶紧把葡萄送上去。

????现在……叶问问有点腿软,这要是一个踩滑,摔下去不得翘辫子?

????这些条棱相当于九十度垂直的根根杠杆,往上爬还好爬一点,往下嘛,叶问问抖了抖翅膀,为了小命着想,还是老实一点为好。

????忽然想起沙发上的沙发垫,她记得垫子的边角有流苏垂下,如果到了沙发,她可以顺着流苏滑到地面,再跑向卧室。

????到了卧室,可以让草叶把她拉进画中,有了花粉,她就能重新飞了,这是非常完美的解决方案。

????叶问问眼睛一亮,哒哒哒的跑到另一边。

????待看清茶几边和沙发之间的距离时,脸上的喜色顿时凝固,从茶几到沙发的距离,目视至少有一米,除非她把自己当个球弹过去,否则别想去到沙发。

????叶问问跺脚:大佬为什么要把茶几和沙发放这么远??!

????这时,她听到厨房翻炒的声音消失,不一会儿,看到季禾苋端着一个盘子从厨房走出来。

????不行,一直待在茶几上,等大佬进入卧室,她百分百被发现。

????叶问问返回有条棱的那一边,深吸口气,为了方便,她把裙摆打了个疙瘩,先把网兜扔下去,然后扒着第一根条棱,慢慢往下爬。

????她什么也没想,这种情况下,容不得她分心。

????季禾苋做了四菜一汤,特意搜的食谱,口味很清淡。

????汤还在煮,他把做好的四个菜摆盘好后,下意识走向茶几,想看花精灵有没有醒。

????他走过来的时候,叶问问正专心爬条棱,没有心思抬头往上看。

????而因为视角的原因,季禾苋也看不到另一边正在小心翼翼摸索着爬条棱的花精灵。

????他悄悄的、不动声色的往抽纸盒里看,发现纸巾上已经没有了小家伙的影子。

????不知什么时候醒的,现在多半已经回了画里。

????看来,想要让小家伙心甘情愿的暴露自己,几乎不可能,既如此……季禾苋下了决定:那他就逼她主动现身。

????他弯腰拿起茶几上的葡萄,准备去往卧室,就在这时,耳边听到一声细细嫩嫩的“哎哟”,如同人在摔倒时,下意识呼出的痛音。

????下一秒,他听到一句:“嘶,我的屁股……”

????季禾苋呼吸一滞,瞳孔骤缩,他几乎是屏着呼吸、轻手轻脚的往前挪了一步,然后探头往茶几另一边看。

????小小的花精灵坐在地上,低着脑袋,翅膀垂着,长长的头发披散在地面,正在做一个不太雅观的动作:揉屁股。

????叶问问都往下爬到倒数第三个条棱,眼看着地面触手可及,结果脚下一滑,扑通摔了下去,屁股着地,那酸爽的味道谁摔谁知道。

????不过好在终于成功着陆,缓了两秒的她赶紧爬起来,捡起网兜,甩着两条小细腿儿朝卧室跑去。

????待跑过茶几的范围后,她抬头朝厨房看去,搜索季禾苋的痕迹,没在餐厅看到,厨房有声音,应该在厨房,不由松了口气。

????她抬头往前看的同时,季禾苋跨了一步,来到她身后。

????画面就是:叶问问以冲刺的速度奔跑,边跑边警惕抬头看前方,而她身后站着季禾苋,以目光目送她,跑了半分钟,才跑出一块地板的长度。

????季禾苋就这么看着,看着她跑到中途累了,开始慢走,走着走着,拖着的网兜掉了,又返回捡。

????这个时候,季禾苋用一秒的速度做了三个动作:跨步至沙发,坐下,斜躺。

????叶问问转身捡起网兜,连季禾苋一根头发丝都没看到,心里还很庆幸:得亏大佬在厨房没出来。

????季禾苋站起来,看到小绿点已经接近卧室门口,心疼的叹了口气。虽然不知小家伙为什么不能飞,但他心中已然有了想法。

????等花精灵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他大步走向卧室,故意走出脚步声。

????刚刚跑进卧室的叶问问,听到朝卧室走来的脚步声时,整个人都懵了,来不及细想,只好就近跑到卧室门后面,支着脑袋往外看。

????季禾苋走了进来。

????叶问问:“……”

????她安慰自己,说不定大佬只是进来拿东西,毕竟菜都做好了,他肯定不会在卧室停留。

????仿佛为打她脸似的,她看到季禾苋径直走向画,不仅如此,还听到大佬惊讶疑惑的声音:“花精灵呢?”

????叶问问:“……”

????“难道是颜料挥发?”

????大佬的话让叶问问心中狂跳,更让她没想到的是,他居然拿出画笔,看样子是要在她消失的地方作画。

????叶问问:“!!!”

????再画一个花精灵出来,那她咋办?!

????一时急了的叶问问猛然发现自己居然能飞了,来不及细想,立刻朝季禾苋直飞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