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韶被看得怪不舒坦。shubao22.la

????贺深这眼神,仿佛他看得懂这题似的!

????他捂住卷子,转头看他:“好奇就去做自己那张。”

????贺深道:“这卷子没什么可好奇的。”

????乔韶:“那你盯着看什么?”

????贺深弯唇:“我是好奇……”他本想说‘你能对几道’,但想到这话有点打击小矮子,就改口道,“你这么小只手用这么粗的笔,好握吗?”

????乔韶:“???”

????贺深这改口改得还不如不改,好像更打击人了。

????他清清嗓子道:“我想说你别为了省钱就乱买东西,这笔不适合你。”

????乔韶觉得他上一句话很糟糕,让他有种想生气却因为点太多而不知该生哪点的悲怆感。

????“怎么不适合了?”乔韶展示了一下自己的笔,“一支笔六种颜色,花一支笔的钱买六支笔。”

????多妙!

????乔韶对这性价比很满意,比他以前的万宝龙炫酷多了。

????贺深看他:“你用六种颜色做卷子?”

????乔韶:“……”

????“给我。”贺深摊开手掌。

????乔韶把笔放到他掌心。

????贺深没收了这笔,从桌洞里拿出三支纤细的签字笔给他:“用这个。”

????乔韶道:“不用,我自己再买就行。”

????贺深微笑:“十块钱一支,真不和我换?”

????十块钱又怎么了,十万块钱乔少爷想不换也不会换啊。

????况且他的六色笔那么酷!

????等等!

????乔韶反应过来了,一个周五十块钱生活费的学生面对十块钱一支的……要换啊!

????贺深看得明白,又忍不住逗他:“不换算了。”

????说着一把握紧了三支笔,密不透风的。

????“诶……”乔韶道,“谁说不换了?”

????贺深心里好笑:“过期不候。”

????乔韶好气哦:“那你把我的六色笔还我!”

????“不还。”

????“贺深!”

????“这样吧,我用两支笔和你换。”

????乔韶不可置信道:“刚刚还三支的。”

????贺深道:“你不听话,现在涨价了。”

????听你个鬼的话!

????乔韶仔细算了算,自己那支笔十一块钱,贺深这一支笔就十块钱,而且还比那粗粗的笔好用——傻子才不换!

????“成交!”乔韶掰开贺深的手,抢出两支笔。

????贺深松了劲,要不凭这小孩哪里掰得开。

????乔韶有了新笔,字写得比之前工整多了。

????贺深坐一旁,用修长的手指转着那支六色笔。

????他懒洋洋道:“你早点听话,现在就有三支。”

????乔韶瞄他:“你有这么好心?”

????贺深又来兴致了,他又从桌洞里拿出那支签字笔,对乔韶说:“这样吧……”

????乔韶:“嗯?”

????贺深:“叫声爸爸,它就是你的了。”

????乔韶:“…………………………”

????然后,‘贺爸爸’被卷子糊了一脸。

????今天周二,最后一堂是大扫除。

????体育课还可以睡觉,大扫除却不好在大家都干活的情况下睡觉,于是贺深溜了。

????乔韶都懒得理他了。

????让他无可奈何的是,全班竟然都默许了他这种无耻行为。

????没一个人表示抗议。

????这就是不良加学渣的威力吗!

????乔韶是真的长见识了!

????因为脚受伤,乔韶也不用劳动,他继续写作业。

????大多数同学们都不讨厌大扫除,只要不老实上课,扫地拖地擦窗户都让人无比快乐。

????乔韶可算把这张数学卷子给做完了。

????因为是练习卷,所以满分是100,乔韶看自己写得这么满,觉得怎么也能拿个八十分左右。

????他给自己定的小目标就是成绩中上游。

????毕竟落下很多,要追也是一点一点的追。

????搞定这张数学卷子,他还有物理化学和英语练习册。

????乔韶斗志满满,决定去上个厕所,回来继续战斗!

????他起身时,前头拿着拖把手舞足蹈的宋一栩说:“要去哪儿?”

????乔韶回了句。

????宋一栩说:“我扶你啊。”

????乔韶赶忙道:“不用,我自己能行。”

????宋一栩也没坚持,只让他小心点。

????乔这脚踝只要不用力就不会疼,估计还是伤得很轻。

????他一瘸一拐地到了男厕,一进门就看到了熟人。

????“陈诉你负责打扫厕所?”乔韶看到的正是拿着马桶刷在刷着小便器的陈诉。

????陈诉一愣,直起身时面上有着薄汗:“是的。”

????很快他又说道:“你上厕所?那几个都刷好了。”

????乔韶道:“我去隔间里。”

????陈诉应了下,继续干活。

????再出来时乔韶拧眉道:“怎么就你自己?”

????一层楼虽然有四个厕所,但学生多,每个厕所都很大的。

????厕所是公共领域,每个班级轮流负责,这个周是一班负责这个厕所,可也不能就陈诉一个人吧。

????陈诉拿着刷子的手微顿,他道:“有几个同学的,他们都做完了自己的那份。”

????乔韶皱了皱眉,想再说什么,陈诉又道:“你快回去吧,我很快干完了。”

????乔韶道:“我帮你。”

????陈诉看向他,笑了下:“你脚受伤了,怎么帮?”

????“我又没伤着手。”

????陈诉眼中多了些感激:“没事的,就剩下一点了,我很快干完,你先回教室吧,这里地滑,万一摔跤怎么办。”

????乔韶看了看,觉得的确剩下不多了,他自己瘸着条腿,万一帮倒忙也是闹心。

????于是他又说:“等下周大扫除我和你一组。”

????陈诉猛地抬头。

????乔韶道:“放心,下周我这脚肯定好了。”

????“嗯……”陈诉垂下眼眸道,“会好的。”

????乔韶出了厕所,有些担心。

????陈诉这是被欺负了吗?

????他人这么安静老实,学习又踏实认真,怎么会被欺负呢?

????不过……在他以前的初中,欺负人可从不会因为你学习怎样。

????难道这里也这样吗。

????乔韶被前头的说话声唤回了神。

????“你们说陈诉会不会去打小报告啊。”

????“不会的,他哪次不扫厕所?哪次也没去告老师。”

????“算他有点种。”

????“可拉倒吧,他是心虚吧!坏事做多了,活该扫厕所!”

????“没准他就喜欢厕所呢……”

????乔韶听不下去了,他径直走过去,看到了几个熟面孔。

????都是自己班的同学,其中还有宋一栩。

????乔韶皱眉:“为什么每次都让陈诉扫厕所?”

????几个同学一愣,宋一栩先开口道:“乔韶你以后还是离陈诉远点吧。”

????乔韶问:“为什么?”

????“因为陈诉不是个好东西。”一个高大结实的男生说道。

????乔韶记得他的名字,叫解凯。

????“这样说同班同学,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乔韶毫不客气地回了句。

????解凯火了:“你找事是吧!”

????宋一栩拉住他道:“乔韶刚转过来,还不知道情况。”

????解凯嗤了一声,说道:“我看不一定,没准是一路人,瞧他那娘们唧唧的样子。”

????乔韶也火了:“你说什么!”

????宋一栩道:“解凯你少说两句!”

????解凯哼了一声。

????乔韶手攥拳,要不是想到才来这学校两三天,惹事的话自己只会被接回家,他早就一拳揍上去了!

????宋一栩赶走了解凯等人,拉着乔韶说:“我不是有意说人坏话,但陈诉这个人真不行。”

????乔韶盯着他:“别随便定义人。”

????“不是,”宋一栩对他说:“你不知道,陈诉很古怪的,我们都同班快一年了,他谁都不理,谁都不接触,做什么都独来独往。”

????乔韶听得更火了:“那又怎样?”

????“这没什么,我们顶多觉得他阴沉无聊,但是……”宋一栩道,“他手不干净,他偷人东西。”

????乔韶愣了下。

????宋一栩道:“你们一个寝室的,等你丢了东西你……”

????他话没说完,闭嘴了。

????乔韶也看到了前头面色苍白的陈诉。

????陈诉打扫完厕所了,他手里还拿着一个拖把,额头的汗直滚下来,趁着瘦削无血色的脸,更显狼狈。

????乔韶喊他一声:“陈诉。”

????陈诉像是被惊醒一般,猛地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可怜乔韶瘸着腿,想追也追不上。

????他转头看向宋一栩:“你这样说有证据吗!”

????宋一栩顿了下道:“很多人都知道的,他在的地方,就会少东西……”

????乔韶冷笑:“凭这样就给人定罪?这世上得冤死多少人!”

????乔韶不理宋一栩了,他挪回教室,可惜也没看到陈诉。

????晚饭时陈诉也没回来。

????贺深倒是拎着一个便利袋坐他旁边了。

????“怎么了?”贺深问他。

????乔韶心情很差:“没什么。”

????贺深拿手指戳了下他脸颊:“那怎么气鼓鼓的?”

????乔韶打开他手,道:“你了解陈诉吗?”

????贺深道:“嗯,上次月考第一。”还是乔韶告诉他的。

????乔韶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问错人了,要说不合群,眼前这个才是最不合群的吧!

????成天不是旷课就是睡觉!

????“他怎么了?”贺深又问乔韶。

????乔韶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来:“他们无凭无据,就说陈诉是小偷。”

????贺深托腮看他:“那你觉得他不是?”

????乔韶笃定道:“不是!”

????贺深道:“为什么?你才认识他两天吧,能了解多少。”

????乔韶愤愤道:“你们都认识他快一年了,难道了解很多吗?”

????贺深被他反问得一怔。

????乔韶起身道:“我去找他,我会问明白。”

????贺深道:“问明白了又怎样,有没有偷东西不是根本问题,而是大家都不相信他……”

????他话没说完,乔韶转头盯他:“我相信。”

????贺深瞳孔微缩。

????“需要很多人吗?”乔韶道,“我一个人就够了!”

????贺深看进他那双明亮的眼睛,一时有些晃神。

????需要很多人吗?

????需要很多人认可吗?

????不……

????一个人就够了。

????真正愿意接纳他的,一个人足够了。

????贺深轻吸口气道:“乔韶……”

????乔韶正要去找人,敷衍地“嗯?”了一声。

????贺深拉住他手道:“我有点吃醋了。”

????乔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