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微凉。shubao22_la

????室内炽热。

????大半个月没有见面,韩辰绘和郑肴屿都非常想念对方。

????平时不见面还好,现在能抱、能摸、能亲……他们点燃对方,只需要一秒钟。

????可能是知道韩辰绘受了莫大的委屈,郑肴屿难得的开启了“温柔模式”。

????每一下亲吻。

????每一下动作。

????都让韩辰绘为之沉丨醉。

????她觉得自己被他小心又爱怜地捧在掌心之中,在他温柔的抚丨摸之下,慢慢地化成了一汪水,就快要“羽化而登仙”了……

????韩辰绘紧紧地拥抱着郑肴屿。

????她的丈夫。

????她的感情……

????郑肴屿一改常态的,不止是一年难得一遇的“温柔模式”,还有他的习惯――

????过去他总是喜欢把韩辰绘按在床上,没完没了的。

????可这一次,在刚刚好的时候,他便结束了一切。

????当然,也有没改的地方,那就是在结束之后抱着她。

????韩辰绘懒洋洋地窝在郑肴屿的怀里,心中“咕嘟咕嘟”地冒着小泡泡,又幸福又安逸。

????郑肴屿抱了韩辰绘半个小时,在她半睡半醒之时,轻轻地抱她去了浴室。

????韩辰绘坐在浴缸里,舒舒服服地被温水拥抱着。

????郑肴屿去接了个电话回来,走进浴缸,熟练地将韩辰绘圈进怀抱之中。

????韩辰绘迷迷糊糊地侧过脸――

????浴室里,灯光明亮,水雾暧昧。

????郑肴屿面无表情,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事情。

????一滴又一滴的水珠,顺着他完美的下颌线落入浴缸,单单是一个没有表情的侧脸,就让她的心脏乱跳。

????平时他总是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完美的诠释了“斯丨文丨败丨类”这个词语。

????如今他没有戴眼镜,那真是攻击性十足的帅――赤丨裸、危险、燃着火。

????此时此刻,韩辰绘觉得郑肴屿随便给她一个眼神,就可以将她重新点燃。

????韩辰绘在郑肴屿的怀中动了动,微微侧过身,然后情不自禁地伸出胳膊,亲密地抱住他的脖颈。

????郑肴屿顿了一秒钟,似笑非笑地斜过眼:“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们一起泡的时候,不要在我的身丨上乱动?”

????“…………”韩辰绘的脸颊顿时滚烫滚烫的。

????“叮叮叮――”

????还好电话救了她!

????郑肴屿用指尖戳了戳韩辰绘又肉又红的脸蛋,拿起旁边浴架上的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想了一秒钟,接了起来。

????韩辰绘一直抱着郑肴屿的脖颈,乖乖地靠在他的胸膛。

????由于距离实在太近,韩辰绘能听到对面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应该是在报告工作之类的――

????韩辰绘没怎么太在意,可一两分钟之后,她的眉心就皱了起来。

????郑肴屿只是偶尔“嗯”一声,一直是电话对面的男人在说。

????对方频繁地提到“郑宏义”、“陈小姐”、“贺总”、“太太”这几个关键词。

????一开始她还以为“太太”是指孙蔓宁,当她又听到“贺总”的时候,她就可以确定,所谓“太太”,是指她!

????“郑宏义”是郑肴屿的三哥,“陈小姐”……难道是那个陈大小姐,陈伊心?

????郑肴屿不知道回了第几个“嗯。”之后,说了第一句话:“你们办的很好,有什么风吹草动记得向我汇报。”

????对方立刻答应下来。

????郑肴屿挂断了电话。

????韩辰绘抬起上身,直愣愣地盯着郑肴屿,眨了眨眼:“老公,你知道白天的事情是谁搞出来的了?”

????郑肴屿冷笑了一声。

????“除了他,还能有谁?”

????“他……”韩辰绘又愣愣地眨了下眼,“他是谁?贺开晨吗?”

????听到“贺开晨”的名字,郑肴屿的脸色一秒变得难看,他看向韩辰绘,意味深长地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冷声问:

????“你希望是贺开晨?”

????韩辰绘立马双手缩到胸前,紧闭眼睛,疯狂地摇头:“我谁都不希望!不对……我希望这件事根本就没发生过!”

????郑肴屿直直地注视着韩辰绘,看了几秒钟,伸出手,将她揽入臂弯,声音稍微放柔了一些。

????“贺开晨当然是逃不了干系,就算他不是‘杀人凶手’,也是‘见死不救’的那一个,至于罪魁祸首是谁,除了我那个三哥,还会有谁?”

????“…………”

????韩辰绘彻底听不懂了。

????郑宏义?

????郑宏义为什么要搞她?

????他也是郑家的人啊,把她搞到身败名裂,让郑家蒙羞,他有什么好处吗?

????“他为什么要对我下手啊?”

????郑肴屿欲言又止地看了看韩辰绘。

????最终,他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将她抱出浴缸,擦干水分,用大浴巾一裹,打包上床。

????温暖的被窝里,韩辰绘被郑肴屿从后抱着,虽然她很想知道答案,但她的体力和精力已经支撑不住,她很快就沉入梦乡。

????黑暗之中。

????郑肴屿的鼻息间满是她的发香。

????郑宏义还能因为什么?

????对方想报复的对象,自始至终只有他。

????按照郑宏义的剧本,现在的他,已经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的状态――婚姻破裂、名誉受损。

????如果有机会,对方顺便还可以“趁虚而入”,全方位地安慰一下“被休”的韩辰绘。

????发挥好的话,韩辰绘万一改嫁给郑宏义,他就彻彻底底成为了一个笑柄。

????毕竟那种绯闻爆出来,韩辰绘必然在郑家难以立足。

????他们两个会离婚,似乎已经是一个既定的事实。

????当时郑肴屿在美国,上飞机之前,就接到了孙蔓宁的电话,如果不是他的态度坚决,郑家绝对在第一时间就“休”了韩辰绘。

????所以他的飞机一落地,他都顾不得正在伤心的韩辰绘,立马回了趟华清园。

????果然,郑万杰和孙蔓宁的态度有所转变,没有再提“离婚”这两个字。

????虽然“小郑太子爷”在生意上手段确实高出他三个哥哥太多,只用了几年的时间就大权在握,将那三个最少大了他十岁的哥哥,给排挤成了敢怒而不敢言的边缘人物。

????但郑宏义和郑肴屿终归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他们本质里都流着郑家相同的血。

????郑肴屿想过这个办法去“杀”掉他的敌人贺开晨,郑宏义就可以用同样的办法“杀”掉敌人郑肴屿。

????区别是――

????郑肴屿舍不得“杀敌一千、杀妻八百”,最终他为了韩辰绘,放弃了这个想法。

????可郑宏义没有这个顾虑,他的目的就是搞他。

????于是郑宏义做了,也险些成功。

????唯一的失算,是低估了郑肴屿对韩辰绘的坚决。

????郑肴屿怕吵醒韩辰绘,轻轻地将她的长卷发顺到她的肩侧。

????她颈后柔丨嫩的肌肤暴露了出来。

????郑肴屿将怀中的她抱得更紧,小心翼翼地在她的肌肤上,落了一个轻轻的吻。

????他轻柔地抚丨摸韩辰绘黑发的时候,手腕上的两颗红豆发出细微的碰撞声――

????两颗红豆。

????一个是她,一个是他。

????他怎么可能和她离婚?

????他怎么舍得和她离婚?

????他要她。

????一辈子。

????-

????次日清晨。

????韩辰绘在郑肴屿怀中醒过来的时候,对方已经在刷自己的平板电脑。

????“老公~”韩辰绘的声音黏唧唧,“早上好……”

????郑肴屿微微一笑:“早上好。”

????韩辰绘懒洋洋地伸个懒腰。

????郑肴屿又刷了几分钟平板。

????韩辰绘拿起手机,回了一下她父亲韩宗琦、Anemone、时珊珊、朱芷欣等等,亲戚朋友、工作伙伴们大早晨发过来的微信,又迷迷糊糊地闭上眼睛。

????郑肴屿突然问:“昨天发生了那样的事,你公司应该要处理一段时间,他们给你放假了吧?”

????韩辰绘闭着眼睛点头。

????郑肴屿垂了下眼眸,收起平板电脑,放到床头柜上,他抱了抱住韩辰绘。

????“正好今天没有事,我陪你去玩吧。”

????韩辰绘立马睁开眼睛:“你有空?”

????郑肴屿点了点头。

????韩辰绘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转,兴奋地问:“那……那我们去约会好不好?”

????说着,她举起一只小手,表情认真。

????“我保证会穿的低调,戴一个超大的墨镜,让从业六十年的狗仔也拍不到我!”

????“放心,你可以什么都不戴。”郑肴屿微微笑了笑,“已经没人敢拍你了――”

????韩辰绘兴奋地坐起来,推了推郑肴屿,然后指向卧室的房门,脸上洋溢着笑容。

????“郑肴屿和韩辰绘第二次约会,启动――”

????看着韩辰绘那个可爱的小模样,让郑肴屿的心软成一片,他也坐了起来,抱住韩辰绘,应和了一句:“好,启动。”

????-

????两个人先去楼下餐厅饱餐了一顿。

????吃完早餐,郑肴屿打电话,韩辰绘则在衣帽间里翻来翻去,终于找到一件浅绿色的长裙,又清新又时尚,早春穿来最适合。

????换好衣服,韩辰绘从满满登登的珠宝架上取了两对珍珠对夹,认真地梳理自己的长卷发,完了又坐到梳妆台前,一丝不苟地化妆。

????郑肴屿是在韩辰绘进行到“妆前乳”这步回来的。

????他站在梳妆台边,指尖夹着一支香烟,目不转睛地看韩辰绘化妆。

????韩辰绘正在涂抹粉底液,她瞪了瞪郑肴屿,撅起嘴巴,非常不满地小声比比:

????“你能不能不要在我化妆的时候拿烟熏我?明明化妆品香香的,一会儿出去约会,我满脸的烟味儿!”

????郑肴屿看了韩辰绘一眼,没有说话,而是走到一边去,将指尖的香烟按灭在烟灰缸里。

????韩辰绘透过面前的大镜子,看到郑肴屿的举动,忍不住笑了一笑。

????这样才对嘛!可塑之才!

????韩辰绘美滋滋地化了一个小时的妆。

????郑肴屿就在旁边,一声不吭地看了她一个小时。

????喷完定妆喷雾,韩辰绘站到梳妆台前,认认真真地查看自己的妆面,然后对郑肴屿笑了起来:“怎么样?我今天的妆容怎么样?”

????郑肴屿如实回答:“挺好的。”

????韩辰绘开心地笑了笑。

????十几秒过后,他又接着说:“不过,我还是觉得你素颜比化妆好看多了。”

????韩辰绘一秒黑脸。

????熟悉的直男发言+直男审美:)

????-

????第二次约会。

????韩辰绘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带郑肴屿去游乐场!

????她在吃早饭的时候就想好了今日的行程,必须要让郑肴屿知道正常的约会都是什么样的――

????第一站:商场。

????按理来说,韩辰绘现在情况特殊,不应该去人流复杂的地方。

????不过,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她今天穿的和平时迥然不同,又带着大大的墨镜,她刚小红起来没多久,也没几个人敢认她。

????韩辰绘和郑肴屿去了京城几大高端的商场之一。

????两个人四处走了走,路过一家店的时候,郑肴屿摇了摇韩辰绘的手。

????“不进去看看?你好像挺喜欢这家的?”

????韩辰绘顿住脚。

????国际知名奢侈品牌。

????这家店内的客人寥寥无几,和人潮涌动的商场形成鲜明的对比。

????主要是……实在太奢侈……

????突出一个“贵”,普通人连价格都不敢问。

????过去韩辰绘倒是时不时会过来拎一件,自从她和郑肴屿共同承担家庭开支,她就很少过来了,没别的原因,只是买不起QAQ

????“…………”

????韩辰绘犹豫了起来。

????因为……她现在还是买不起啊!

????见到韩辰绘那个又想进又退缩的样子,郑肴屿立刻了然于胸,他无所谓地说:“来都来了,进去看看呗,又不会少块肉――”

????韩辰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确实,看看也不会少块肉。

????走进店里,两个服务人员面带微笑地围了上来。

????其中一个已经认识韩辰绘了。

????她有些意外,韩辰绘昨天刚发生那种绯闻,今天就有心情逛街?

????而且――

????她的目光时不时就瞄向一米开外的郑肴屿。

????这位帅气的大佬又是谁?

????服务人员非常专业地为韩辰绘介绍着各式各样的新品。

????韩辰绘小心翼翼地摸着,很明显,她非常喜欢。

????可碍于紧张的“小金库”,她不敢把“喜欢”表现的太明显,要不然最后一个都不买,也太掉她的逼格了吧!

????韩辰绘全部的注意力,都投在了那些快要让她星星眼的衣服和包包上。

????她根本没注意到郑肴屿已经悄悄从她身边走开了。

????郑肴屿走到总台,对里面正在处理账单的经理招了招手。

????那位经理一愣。

????她见过的有钱人数不胜数,仅从对方的气质和气场来判断,就知道绝对是个不差钱的主儿。

????经理不敢怠慢,赶紧放下账单,从总台里走了出来,礼貌地问:“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

????郑肴屿的指尖夹着一张卡,递给对方,他看了看韩辰绘那个方向,漫不经心地说:

????“把她看中的,全部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