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辩答只要不是太扯的人都能过,褚博老早就做好了攻略,再加上重生前就已经过了一回,自然没问题。shubao22_la

????不过之前答应好的班级聚会褚博就没去了,因为一力主张要褚博去的郝书跟闻箬掰了,闹得还挺不愉快的。

????闻箬本来就不是好脾气的人,面对郝书提出的分手要求更是难以接受,最后把几个同学群校友群都闹翻天了,直接闹得整个系都知道郝书对不起她。

????那天KTV里的十个人,包括褚博,都成了让郝书跟她分手的罪魁祸首。

????大家都是男人,又见识过闻箬的脾气,所以大家私底下拉了个群,互相聊了聊,一致决定任由闻箬闹。郝书还挺不好意思,挨个儿跟哥们儿道歉。廖凯私底下跟褚博打电话说起的时候,反倒一点都不气。

????“虽然以后老书想起来肯定会膈应那么一下,可至少他们俩算是断干净了。”

????廖凯一开始就很不喜欢闻箬,之前还担心就郝书那性子,万一闻箬转变了态度,怕是要断不干净。

????结果闻箬这么一闹,还把他们这群郝书的哥们儿全给骂进去了,郝书是绝对不可能回头的了。

????褚博笑了笑,没说什么,这会儿他已经回到了镇上,躺在老头子的专用躺椅上,喝着小老弟放学回来的路上特意给他带的热奶茶,舒服得很。

????回江城一趟,当然是要回家看看。

????如今褚爷爷跟褚禾已经适应了褚博常年不在家的情况,当初褚博刚走的时候褚爷爷跟褚禾总觉得家里没了顶梁柱,晚上睡觉都不安生,褚爷爷每天晚上都要起来检查好几遍门窗是不是锁好了。

????现在对姑苏镇已经渐渐熟悉,一老一小也有了自己的交际圈,对他们来说,废品回收站已经是他们家了。

????在家里,自然没什么好担心的。晚上吃完了晚饭,褚博跟两人商量该给家里买套房子的事。

????节俭了一辈子的褚爷爷有点舍不得,哪怕褚博说的积蓄数目已经不小了。

????“现在住这儿不是挺好的嘛?买了房子另住,每天还要来回的跑。”

????褚禾按照惯例依旧乖乖当旁听,不发表意见。

????褚博敲桌子,“这不是为了改善生活环境嘛,虽然废品都收拾到后面去了,可到底挨得太近了。”

????这个话让褚爷爷想起了小孙子的身体健康问题,于是犹豫着没说什么了。

????褚博继续说:“况且我之前就问过了,房子就咱们这条街,那家江河面馆往上第四层就是了。不过也有别的房源……”

????不等褚博说完,褚爷爷就觉得这个位置好,点头表示赞同。褚博也就不用继续说了,反正他其实也没别的能让老爷子更满意的房源了。

????买房子的事就这么敲定了,因为有现钱,第二天褚博就去找房主跟中介谈这事。

????第三天就过户完成,其他的水电气过户褚博没时间耽误,干脆跟中介说好,多给他一笔钱,让他一周内全部弄好。

????搞中介这行的人,在这些地方都是有关系人脉的,让他们去做,估摸着一个电话的功夫就能过好户了,免去房主来回奔波的苦。

????褚博之所以买这房子,主要是想让家里两个住得更舒服点。

????现在住的店面阁楼,说到底就是个自己弄出来的,窗户都没有,真可谓是冬冷夏热,还有蚊虫苍蝇老鼠。

????褚博自己在帝都还是跟几个大男人挤在一个房间里,也准备以后要在帝都买房子,可对他来说,最重要的还是把家里一老一小给照顾好。

????现在家里买了房,褚博就计划着能不能在零八年之前就在帝都买上房,到时候就能把老爷子跟小屁孩儿带上来看奥运。

????另外一个考虑,褚博也是准备趁着现在好操作的时候就把小老弟的户口给迁过来。

????虽然还没当爹,可褚博却已经操起了当爹的这份心,孩子以后学习生活工作发展,都要给提前考虑上。

????至于老爷子,估摸着他是不会愿意迁户口的,褚博现在也就没多做考虑,只等到时候看老爷子自己的意愿。

????褚博没能在家里停留太久,办好了房子的事,第二天上午就坐火车走了。

????搬家的事也不着急,现在还是三月份,初春,天气也渐渐暖和了,褚爷爷说要等到下次褚博回来的时候再一起搬到新家去。

????毕竟是一家人,搬家这种大事,当然要一起,褚博也就没说什么,只说自己清明节的时候一定回来。

????现在已经三月十号了,清明节就是下个月五号,时间间隔也不算太长,刚好让褚爷爷可以带着小孙子每天抽空过去做做打扫,再添置一些必须的家具什么的。

????到帝都后一切也跟他走的时候差不多,陈爽跟老牛每天闲得打屁,带着龙健走街窜巷的扫街,倒也赚了点零花钱,也让龙健熟悉了不少流程。

????堂姑已经收到了龙健打回去的钱,很是感激地给褚博专门打了电话过来感谢,搞得褚博还挺不好意思的。

????当然,这个不好意思也就是嘴上说说,褚博还是很顺手地说了些有的没的,成功得到了堂姑跟堂姑夫说的那句“要是他不听话就随便揍”。

????褚博已经决定要主动出击,追一追自己喜欢的人,可回来以后也一时间没找到合适的契机。

????一晃眼,到了三月末,凌清如随剧组一起去了外地进行拍摄,褚博更坐不住了,对着墙上钉着的华国地图琢磨了老半天。

????正当他决定收拾包袱往凌清如他们剧组现在所在的临洮县跑一趟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吴胜的电话。

????“已经可以收网了,到时候你那边给配合一下。”

????吴胜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嘶哑倦怠,一听就知道这段时间肯定没放松过。

????这话说得简单,褚博却明白对方的意思是要带着扒客工作室一起搞这个新闻。哪怕知道吴胜来头不小,褚博还是不由得被他这大手笔给听得一愣。

????吴胜以为褚博是在怀疑他想要干什么,所以给了两句安抚,“放心,背后那些人找不到你头上,你们就跟在后面捡些娱乐圈里的人物新闻发,要跟其他媒体共享也可以。”

????所谓的共享,其实就是卖新闻。

????这下褚博是真忍不住阴谋论了。

????褚博从来不相信天上真能掉馅儿饼,如果有人给予了极大的好处,那对方想要从你身上攫取的利益必定是成正比。

????褚博沉默了片刻,最后笑嘻嘻地玩笑般问到:“吴哥,你咋对我这么好?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这肯定是不可能的,吴胜早就有老婆孩子了,家庭关系还一直都挺和谐的。

????吴胜哼笑一声,“放心吧,我想要的,对你来说也不一定是坏事。”

????多的吴胜就没说了,现在他也不方便,就跟褚博约好了等过两天他回来了两人再见面详谈。

????吴胜这么敞开了说,褚博倒是把这颗心放下来一半了,笑着应到:“那是肯定的,吴哥对我的好我怎么可能忘了?等吴哥你凯旋归来,咱一定要找个好地方给吴哥接风洗尘。”

????吴胜闷笑两声,知道这小子年纪不大,却忒是滑头,随便说了两句敲定见面的事,这就挂了电话。

????有了这么一茬,褚博肯定是去不成临洮县了。挂了电话,褚博握着手机,在阳台上踱步,最后皱紧眉头先给田姐打了个电话。现在是晚上九点多,褚博已经在网上把票都订好了。

????本来是想先跑过去了再跟凌清如说,吓她一下,现在只能退票另作考虑了。

????凌清如的拍摄任务在临洮县这边排得比较多,拍完了她戏份就比较少了,可以直接回公司,等过个一段时间再回去补几个镜头的戏份。

????褚博知道这段时间凌清如很累,每天连企鹅号都没怎么登录,信息回复一天能有一条都是凌清如累得眼睛睁不开的时候坚持查看手机然后回过来的。

????褚博不愿意过多地打扰她,可这件事还是提前给她透露个风声褚博才更放心。

????至于消息会不会泄漏出去,褚博罕见地没顾忌太多,就像对凌清如的信任已经不知不觉融入骨髓,压倒性地战胜了他多年来养成的多疑慎思等习惯。

????田姐那边很快就接了电话,褚博就问她凌清如现在有没有空。

????田姐让褚博等一下,手机里传来呼啦啦一阵噪音,然后就是褚博心心念念的声音。

????“喂?褚博?你怎么打田姐的手机?”

????两人之间一直也没个固定的对彼此的称呼,褚博被凌清如喊过大哥,喊过大叔,也在玩笑时喊过小褚,不过更多的是直接喊他名字。

????至于凌清如,褚博不正经的喊过她小清如,喊过凌影后,最后心里越喜欢,嘴巴上反而越正经,都是喊的凌老师。

????“凌老师,这不是怕打扰你嘛,现在你那边方不方便讲电话?不方便的话我等你方便了再打过来。”

????心里已经下定了决心,虽然嘴上褚博还是努力做到一如既往的嬉皮笑脸,誓不打草惊蛇,可毕竟心态发生了转变,语气里难免就不知不觉间透出了几分想要亲近的意思。

????凌清如也察觉了,不过因为没见面,倒不知道褚博打了什么主意,以为这是某人的日常露马脚行为,只是态度自然地接受了这点转变,顺着对方的渴望也给了亲近的机会。

????算是别人要爬她这个墙头,她还要不动声色递梯子了。

????“今晚下暴雨,刚吃了饭回来,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听她说有空,褚博就放心了,笑了笑,“那你等一下,我打你手机上。”

????打到她电话上,褚博还能趁机多跟凌清如聊聊天。

????大概凌清如也是这么想的,挂了电话把手机还给田姐,让田姐早点回去休息,自己就靠坐在床头,手里拿着剧本,开着免提,把手机放在腿上跟褚博慢慢聊天。

????“这事你可以跟白姐那边也透露一点,事爆出来以后,你们去过那边的女艺人肯定要被狗仔扒。不过我会跟相熟的朋友打声招呼,应该不会有太大影响。”

????毕竟凌清如他们剧组已经走了快一个星期了,影响应该不会太大,对凌清如来说也顶多就有点捕风捉影的言语含糊。

????这种情况,褚博到时候找人帮忙带一下舆论风向就可以了。

????凌清如轻笑,“既然这样,那还跟白姐说什么,这次的事肯定很严重,还是不要走漏风声更好。”

????褚博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觉得那笑声清清浅浅的,好像全都打在了自己心坎里。

????一股暖流在心田汨汨流淌,浸透了四肢百骸,让褚博头脑发热,一股冲动压也压不住。

????再三按捺,最后褚博还是忍不住放轻了嗓音,低声跟凌清如说:“过几天我忙完了,过来看你好不好?”

????虽然不是第一次探班,可褚博话语里的柔情爱意却第一次袒露出来,让凌清如听得心头一跳,而后就是脸上发烫,隐约猜测到他这次来,是想干什么。

????饶是早就察觉了,甚至还再三考虑得失优劣,此时此刻凌清如全然成了个未尝过情爱的年轻女孩儿,既期盼又不安,忐忑又羞涩。

????半晌,凌清如双手捧着脸颊,低头对着手机轻轻“嗯”了一声,软软的,像小猫的娇哼。

????褚博也若有所感,从这声回应里隐晦地触碰到了什么情绪。

????心跳如雷,脑子里蓦然就多了许多浮想联翩的猜测,这让褚博尝到了甜蜜,说出刚才那番话后的局促迟疑也逐渐减退。

????两人拿着手机沉默了许久,明明没说话,可那种知道彼此的呼吸就在耳边的感觉,却叫两人一点都不觉得无聊尴尬,反而清晰的感觉到沉默中酝酿的暧昧情愫。

????最后还是凌清如那边手不自觉翻着剧本的声音打破了沉默,褚博一看时间也不早了,虽然不舍,却还是让凌清如早点休息。

????那边“嗯”了一声,过了会儿,凌清如也回了声晚安。

????挂了电话,想着刚才明显察觉到的意思,褚博忍不住握拳冲空中使劲挥出一拳,又双手捏拳跳了一下,气音大喊一声“YES!”

????出来收衣服的星姐饶有兴致地看完了老大的全场表演。

????褚博回头准备回房间休息的时候终于看见了星姐,干咳两声,面上稳如老狗,双手往裤兜里一插,面色如常地跟星姐打了个招呼,果断钻回房间。

????第二天,褚博就等着吴胜回来,想着等忙完了这茬,自己就要去找凌清如告白,会打出的完美结局都在他脑海里yy了上百个了,却没料到中途出了个茬子。

????钱延那孙子被人搞了,网上一夜之间爆出了他跟诸多女明星亲热的各种照片视频。

????作为最后一次跟他有合作的《仙凡》剧组女艺人,凌清如也被无良媒体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