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明舒孕中期近后期的时候,蒋纯和唐之洲结婚了。shubao22_la

????婚礼办了两场,一场在爱琴海边,只邀请了亲近的亲朋好友包机前往。另一场在帝都的君逸华章,场面奢华隆重,高朋满座。

????为了两人这两场婚礼,唐家准备了足足一年,光是主婚纱就给蒋纯定制了四套,对这儿媳妇的爱重之心可以说是溢于言表。

????婚宴过后月余,圈中还时不时有人要酸上一酸,无非是说蒋纯好命,严都不要的暴发户还真嫁进了唐家。

????季明舒:“你们有没有签那个?”

????蒋纯歪着脑袋,问:“哪个?”

????“婚前协议。”谷开阳在一旁搭着二郎腿,边翻季明舒的母婴杂志边随口帮答。

????蒋纯摇了摇头,“没有啊,我俩也没什么可协议的。”

????她吃完一份布丁,又端起桌上另一块轻乳酪。

????季明舒想了想,好像也是。见蒋纯一分钟不到又消灭了一块蛋糕,她一言难尽地卷起手中杂志敲了敲蒋纯脑袋,“你能不能别吃了你?”

????“我为了穿那婚纱都饿了整整三个月了!吃点蛋糕怎么了?”

????蒋纯纳闷地斜睨着她,脸上明明白白写着“我老公都不管我你瞎操心个什么劲儿”。

????季明舒振振有词反驳道:“你这是吃点吗?点是你这么用的?半个小时不到你蛋糕就吃了四个你怎么不去开吃播呢你。”

????蒋纯被怼得哑口无言。

????谷开阳抬眼轻嗤一声,对蒋纯说:“你别理她,她现在就是自己不痛快,非得让我俩也跟着她一块不痛快。”

????季明舒的死亡视线又嗖嗖移动到了谷开阳身上,“联谊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伶牙俐齿。”

????自从蒋纯也加入到已婚人士队伍中后,两人就特别热衷于给谷开□□色对象,还撺掇着谷开阳去参加了好几场联谊,奈何谷开阳自恋爱综艺过后好像就对谈恋爱这事儿兴致缺缺,一心一意搞事业,每次去联谊都不怎么说话。

????她参加的那档恋爱综艺为她吸来了一大批少女粉,她现在微博关注都已经超过了季明舒,一路狂奔向五百万,再加上她本身就是做编辑这一行的,对于微博运营更有自己的一套,独立自主财务自由的新时代时髦女性人设立得飞起,收入也在跟自媒体接轨后飞速实现了□□。

????这会儿她耸耸肩,也懒得和孕妇争辩,只和蒋纯交换了个彼此都懂的眼神。

????-

????其实谷开阳说得很准,季明舒最近就是很不痛快。

????参加完蒋纯婚礼,岑森就强行中止了季明舒的所有工作和所有娱乐活动。

????想要出个门,保镖不许司机不送,还得等着岑森有空亲自陪她出行,大多时间她都只能呆在平平无奇的豪宅里虚度光阴。

????蒋纯可能跟她有仇,为了祝贺她怀孕,还欢天喜地送了她一个唐之洲设计的小机器人。

????小机器人萌萌的,长得还挺可爱,但却是个行走的唐僧,每天跟在她屁股后面嗡嗡嗡,提醒她喝水,提醒她站起来走两步,提醒她出门看花看草呼吸新鲜空气……

????最可怕的是它还有高清监控功能,岑森以随时和她保持联系为由名正言顺地用她闺蜜送的礼物监控着她。

????如果玩手机看电视的时间太长又恰好被岑森看到,机器人里就会冷不丁传来岑森的人工提醒,“明舒,起来活动一下。”

????她最开始还会摆出“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不配合态度,岑森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第二天就给她屏蔽了信号,让她做湖心岛上美丽而孤独的孕妇。

????后来她还起了把这玩意儿扔明水湖毁尸灭迹的念头,可想到无聊发慌时还能反向念经干扰岑森,她又把这念头给摁了回去。

????“岑氏森森,你在不在,今天什么时候回来?”

????看完综艺觉着无聊,季明舒瞅了眼小机器人。

????小机器人里很快传出声音,“今天要晚一点,还有一个视频会议。”

????季明舒:“你太过分了,不陪我也不让我出门!”

????岑森:“忙完这几天我就回家陪你,乖。”

????季明舒退而求其次撒娇道:“那我今晚想吃你做的小排骨。”

????岑森稍顿片刻,“好,我回来给你做,你先吃点东西。”

????“嗯,那亲亲。”

????岑森无视了周佳恒敲门,嗓音略低,“嗯,亲亲。”

????岑森说话算话,离季明舒的预产期还有一个月的时候,他就将办公地点挪到了家里,腾出更多时间陪季明舒,出差全都由另外的高层代替,除了必要的会议和应酬,他很少因公露面。

????-

????在岑森的严密看护下,季明舒预产期提前三天平安生产了。

????也不知道是为了防止二十多年前的错误重演还是怎么,医院早早安排了清场,生产当天岑季两家来了十几号人,都焦灼等待着小宝贝的出生。

????好在生产过程较为顺利。

????男婴,六斤六两。

????虽然没有提前检测性别,岑家也没表现出任何对性别的要求和期待,但大家族对继承人的那点心思其实也无需挑明直言,得知是男孩后,两家人心里都暗暗舒了口气。

????其实在这之前季明舒和岑森就性别问题有过讨论,季明舒起先还以为岑森会说“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可岑森思忖片刻后说:“我比较希望是男孩,第一胎是男孩的话,以后可以保护妹妹。”

????“……?”

????虽然他说的好像挺有道理她小时候就还蛮享受被自己堂哥们保护的感觉,但――

????“谁说要生二胎?一胎还没落地你是不是想得太远了?”

????岑森当时回答得还挺淡然,“人生如棋,走一步,当然要先看十步。”

????他还拿出当初写约会计划那个小笔记本给季明舒看,“这是我休息时候写的一点计划,不是很完善,以后有空我会做一份完整的计划书。”

????季明舒狐疑地接过瞄了几眼,这计划还是延续了岑总一如既往的严谨风格,一二三四分门别类,完善得转录到电脑里就是一份漂亮的规划表。

????她一时竟不知道该为宝宝感到开心还是默哀,他们爸爸休息时候随手一写就把他们三岁到十八岁的人生规划写了整整二十页,中间还有若干依据不同兴趣衍生出的规划分支,甚至还明确规定了十八岁以后才可以谈恋爱。

????当然了,作为一位严谨的老父亲,取名重任岑森自然也责无旁贷。

????岑氏族谱这一辈男孩单名从石,女孩单名从玉。他早就给宝宝挑好了名字,女孩单字为“琢”,男孩单字为“砚”。君子端方,如玉如砚。

????如岑森所愿,先出生的是岑砚宝宝。

????宝宝生下来后,大家都自动自发地叫他“砚宝”,只有季明舒见他皱皱巴巴还有点儿发黄,一副不是很干净的样子,非要叫他“小邋遢”。

????岑森纠正过几次,可季明舒就是不改,还日常发问:

????“小邋遢睡觉了吗?”

????“小邋遢游泳了吗?”

????“小邋遢喝奶奶了吗?”

????“小邋遢是不是哭啦?”

????可能是为了表示对母上大人称呼的不满,小邋遢砚宝越长越干净白嫩,眉眼间有一点点岑森的冷酷,笑起来却又可可爱爱,和季明舒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那双眼睛也清澈明亮得两颗水晶葡萄。

????再加上家里阿姨每日给他换装N遍,时时整洁如新,他和“邋遢”二字越来越沾不上边。

????但他母上大人叫都叫习惯了,一时也改不过口,季明舒她大伯二伯听见,训了她两回,可也没能改过来。

????-

????其实在小邋遢砚宝刚出生的第一年里,季明舒和岑森的生活并没有发生什么翻天覆地的改变,两人甚至还没有太多为人父母的自觉,孩子大多时候都是几个阿姨在带。

????季明舒出月子后,慢慢开始着手准备自己的设计工作室。虽然每天都会留几个小时和砚宝相处,但大多时候就是让阿姨抱过来玩一玩。

????她还会拍一些把自己jiojio凑到砚宝鼻子下面、把鸡腿凑到砚宝嘴边、把砚宝放到自己衣帽间展示架上的各种搞怪照片,在旁边P上“妈妈的jiojio就是香”、“想吃吗?你没牙”、“清仓甩卖一块一个”等文字,然后再发到姐妹群里,大言不惭给谷开阳和蒋纯这两位无孩人士洗脑:如果宝宝生下来不是为了玩的,那将没有任何意义。

????相较而言,岑森虽然没有太多时间陪伴砚宝,但陪伴砚宝的时候还稍微显得尽职尽责一点。

????他会喂砚宝喝奶,喂砚宝吃糊糊,抱着砚宝去外面散步,陪玩小玩具等等。

????季明舒每次看岑森做这些就觉得有点儿反差违和,甚至有点搞笑。

????因为岑森做这些的时候,就是非常总裁思路的一个严父形象,好像在培训自己的员工什么时候该干点儿什么。

????砚宝三个月时还不会翻身,岑森为此推了一天的公事在家陪他练习。

????可不管他怎么耐心陪练,砚宝就是纹丝不动极度不配合。

????季明舒见岑森耐心陪了一会儿之后周身弥漫着沉沉的低气压,整个人都笑得不行,总觉得岑森下一秒就要冷冷地对砚宝说:“你这种在集团就等于绩效考核垫底,早该被HR协商辞退。连翻身都不会,怎么配做我儿子。”

????可能是感受到了总裁爸爸的殷殷期盼,虽然在“三翻六坐九爬”中失了先机,但砚宝迎头追赶,愣是在六坐九爬这两项上实现了逆袭反超,且在十个月的时候就开始叫爸爸。